<progress id="ih4ii"><strong id="ih4ii"></strong></progress>

    <center id="ih4ii"></center>

  1. <center id="ih4ii"></center>

    閩南語標音評述 - 閩南文化

    臺灣閩南語標音工具評述
    (本文由社團法人臺灣漢學教育協會提供 理事長王財貴授權秘書長梁?輝撰寫2002.8.14)
    壹、前言
    貳、制定臺語音標應考慮到古今漢語音系接軌的問題
    參、制定臺語音標應考慮到臺灣原有語料傳承的問題
    肆、制定臺語音標應依據語言學的定義
    伍、臺語各式音標之比較
    陸、結語
    附錄一:臺灣閩南語母語教材各式音標對照表

    壹、前言

    臺灣閩南語的研究,在最近十數年來,已然成為顯學,許多學術界素有威望的前輩,紛紛提出專業的學術研究,頗有百花齊放之勢。自九十年度起,母語教育正式實 施,更造成各家一窩蜂地相繼提出所研發的標音工具--臺語音標,以爭一席之地。緊接著,依據各式音標所製作的母語教材上市,整個教材市場熱鬧滾滾,儼然成 了臺語音標市場的戰國時代。為從事「臺灣閩南語漢學基礎課程培訓班」的培訓工作,因此,自八十四年起,即在南北各地開班;許多學員在求學之際,總會問及: 到底要用那一套音標才好呢?基於教學上的需求,必須為學者剖析制定臺灣閩南語標音工具(以下簡稱臺語音標)的原則,并比較評述各式標音工具在傳承臺灣閩南 語母語文化與音標國際化方面之優劣,試述如下。

    貳、制定臺語音標應考慮到古今漢語音系接軌的問題

    欲制定「臺灣閩南語標音工具」,不能不了解臺灣閩南語與漢語的關係,依據拙著「臺灣閩南語傳統語文教育文讀音系之調查與研究」(2001碩士論文),臺灣閩南語的音韻系統傳自中古《切韻》音系,因此,中古漢語音韻系統的變化,直接造就了現代的臺灣閩南語音韻系統。

    學術界眾所周知,漢語音系在中古時代產生二大變化:
    一、 濁音清化。
    所謂「濁音清化」,即中古「全濁聲母」字,如:「并、奉、定、澄、群、?、神、禪、從、邪、匣」等十一類聲母字,在現代閩南語中轉變成清聲母字。
    二、 全濁上歸下去。
    所謂「全濁上歸去」,即中古「全濁聲母」字,如:「并、奉、定、澄、群、?、神、禪、從、邪、匣」等十一類聲母字,其聲調又屬「上聲」者,在現代閩南語中轉變成「第七聲調」。

    既然臺灣閩南語是中古漢語傳承至今的語言,這二大音變必然存在於臺灣閩南語的音韻系統中,則清音與濁音二種觀念,在製作閩南語「臺語音標」時,必須劃分清 楚。因此,則「清音」與「濁音」兩種發音方法,必須在音標制定時嚴格區分,使之涇渭分明,以免造成「清濁相亂」的現象,否則,將造成臺灣閩南語在古音溯源 的學術論證上,使用音標標示不清,發生作者與讀者概念不一,論述不明的后果。

    參、制定臺語音標應考慮到臺灣原有語料傳承的問題

    早在十九世紀,閩南語即在外國傳教士的策劃下,建立了一套標音系統,用來製作字典,《廈英大辭典》即其中之一。傳教士打馬字於1864年出版的「廈門音的字典」亦延用此一音標,后世稱為「白話字」。

    后來,英國駐臺南的傳教士甘為霖進一步充實「廈門音的字典」內容,延聘了嘉義陳大鑼與臺南林錦生二人,採用「廈門音的字典」之體例,重新編了一部「廈門音新字典」,於一九一三年出版,總計收了一萬五千多個漢字音。

    不論其用途為何,這部「廈門音新字典」竟意外地保存了臺灣府城的臺灣閩南語語文教育「漢學仔」的音韻系統,四書五經與臺灣府城口語用字,都收在其中。三百 五十年來,渡海來臺開發新世界的河洛子孫,其所用的文讀音與白話音系統,因此得以保留至今,這也是臺灣漢民族最早又最完整的語音記錄。

    今日,為了母語教育的需要,也為了教育電腦化的需求,必須制訂一套臺語音標,則不能不兼顧到十九世紀保存至今的語料傳承的問題。如果古今音標相差太多,勢必造成學者查詢資料的困擾,而此種困擾必然與古今音標的差異度成正比,甚至於根本無法使用這些百多年前的語料。

    如果今人因為母語教育所使用的音標,造成看不懂母語語料的結果,則母語文化的傳承勢必中斷,而「一個語文的消失,意味著人類思想與知識寶庫的萎縮與枯 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球瀕臨消失危機的語言概況」),更何況臺灣的閩南語是「一座漢語史的博物館」(張光宇2000)。「臺灣閩南語」早被聯合國教 科文組織列為瀕臨消失的世界三千種語文之一,學者制訂臺語音標不能不考慮到臺灣閩南語百年前原有母語語料的傳承與使用,以免母語文化的傳承斷絕在吾輩手 中。

    肆、制定臺語音標應依據語言學的定義

    各種語言音標的制定,都建立在定義的基礎上,并無任何音標形體上的限制,只要定義完善,任何人皆可為臺灣閩南語制定一套獨特的音標。因此,對於臺灣閩南語而言,就必須為音節中的三大部分,即「輔音」、「元音」、「聲調」三者下定義,依據語言學所述可知:

    一、 輔音之定義。
    輔音之定義,必須針對輔音的發音方法與發音部位定義之。歸納臺灣閩南語的輔音:
    (一)發音部位有五個:雙脣、舌尖/齒齦、舌根/軟顎、舌尖前/上齒背、喉腔。
    (二)發音方法有八個:不送氣清塞音、送氣清塞音、濁塞音、鼻音、不送氣清
    塞擦音、送氣清塞擦音、濁擦音、清擦音、

    二、 元音之定義。
    元音之定義,必須針對元音發音時脣形之圓展、舌位之高低、舌位之前后定義之。歸納臺灣閩南語的元音:
    (一)脣形之圓展分「圓脣」與「展脣」二級。
    (二)舌位高低分「高」、「半高」、「中」、「半低」、「低」五級。
    (三)舌位前后分「前」、「央」、「后」三級。

    三、 聲調之定義。
    聲調之定義,必須針對聲調在語流中所佔「有效音段」之音高與音長定義之。一般研究臺灣閩南語者,多以單音節為研究聲調之語料,容易造成音節長度超過語流 「有效音段」的長度,進而造成音高與音長,在不同研究者所截取不同音段長度的語料中,呈現不同調值的現象。以語流「有效音段」為依據,歸納臺灣閩南語的聲 調(參考拙著「臺灣閩南語傳統語文教育文讀音系之調查與研究」):
    (一)第一聲調:高平,調值[55]。
    (二)第二聲調:高降,調值[53]。
    (三)第三聲調:低平,調值[11]。
    (四)第四聲調:中短,調值[30]。
    (五)第五聲調:低升,調值[13]。
    (六)第六聲調:中平,調值[33]。
    (七)第七聲調:高短,調值[50]。

    從上述「輔音」、「元音」、「聲調」三者之定義可知,「輔音」的定義最為復雜,必須將「清」與「濁」,「送氣」與「不送氣」,「塞音」、「塞擦音」與「擦 音」配成一套,并在標音符號上區分清楚。而且「輔音」符號之定義,更牽涉到閩南漢音在古音溯源方面的論證,絕不能隨人之所好,隨便抓個符號,任意配個「輔 音」。

    伍、臺語各式音標之比較

    九十年度開始,母語教育政策正式實施,想要母語教育能順利推展下去,最重要的事,莫過於將一套最合適的標音工具教給小朋友,讓他們在學會音標之后,自由自 在地觀察各種母語腔口的特色。基於這種需要,教育部在八十七年公告了「TLPA」臺語音標。然而,在自由競爭的市場上,誰都想推出自己研發的音標,并藉著 制作教材搶佔母語教育市場一席之地,因此,產生了各式各樣的音標(附錄一)。

    然而,正因為音標多樣化,也同時產生了一個現象,那就是束縛了各種有特色的母語教材的影響力。因為不同的音標,使得教師無法超越所學,去欣賞或採擇其他母 語教材,造成資源嚴重的浪費。為免莘莘學子在音標市場的爭奪戰中,成為不幸的犧牲品,吾人有必要為臺灣的母語教育找出一種合適的音標。

    由於臺灣閩南語來自中古漢語,其演變之現象皆有跡可尋,又因為在現代語言學的基礎上,凡各種語言音標的制定,在符號上,必以拉丁字母為主,在發音部位與方 法上,必以國際音標「IPA」為主要參考依據。因此,制定臺灣閩南語之新音標,必須參酌古今傳承之內容,以及國際社會之慣例,以與傳統文化及國際社會二者 接軌。比較這些音標之后,影響學者最深切之處,絕大部分在「聲母」音標,以下即以「聲母」為主要內容,比較評述之。
    所謂「聲母」,係置於音節前段之輔音。臺灣閩南語的聲母,傳統上以十五個漢字表示其音,為漢字表示法,今皆以拉丁字母標示之,為標示法。茲就常用幾種教材 音標,依其發音部位與發音方法列圖評述如下:(圖中之零聲母暫以[0]標示,左為臺語音標,中為「IPA」,右為傳統十五音)

    (一)「白話字」:
    「白話字」今又名「教會羅馬音標」,為臺灣閩南語最早制定的音標,早期臺灣閩南語的語料也都經由「白話字」保存下來。
    alcrit00.jpg



    比較上圖所列「白話字」音標、傳統十五音與國際音標「IPA」之對應:

    1.「清、濁」符號區分清楚:傳統十五音中之「門、柳、語、入」,「白話字」皆
    對應濁音符號。「邊、地、求、曾、時、喜」,「白話字」皆對應國際音標「IPA」清音符號。
    2.「送不送氣」符號區分相當清楚:傳統十五音中之「波、他、去、出」,「白話字」皆對應國際音標「IPA」送氣符號[h]。「邊、地、求」,「白話字」 對應國際音標「IPA」皆無送氣符號[h];「曾」因係十九世紀制定音標時,對發音部位不同的認知,而將「曾」一音依所接元音之不同,分別對應[ch]與 [ts]二個符號,可見[ch]不表送氣。

    (二)「TLPA」臺語音標:
    alcrit01.jpg



    「TLPA」臺語音標為教育部國語會於七十八年委託「臺灣語文協會」制定,其組成人員為國內各大學語文相關系所之教授,於八十七年一月九日公告。比較上圖所列「TLPA」臺語音標、傳統十五音與國際音標「IPA」之對應:

    1.「清、濁」符號區分清楚:傳統十五音中之「門、柳、語、入」,「TLPA」皆
    對應國際音標「IPA」濁音符號。「邊、地、求、曾、時、喜」,「TLPA」皆對應國際音標「IPA」清音符號。

    2.「送不送氣」符號區分最清楚:傳統十五音中之「波、他、去、出」,「TLPA」皆對應國際音標「IPA」送氣符號[h]。「邊、地、求、曾」,「TLPA」對應國際音標「IPA」皆無送氣符號[h]。此一部分,「TLPA」改良「白話字」[ch]與[chh]
    在音標方面多一[h]的困擾,使得臺灣閩南語擁有的四套「送氣」與「不送氣」的符號,完整配對出現,使學者在學習「送氣」音及其符號時,一併學得「不送氣」音及其符號。

    3.依據拙著,臺語音標[l]應屬「舌尖濁塞音」,[j] 應屬「舌尖前濁擦音」。「TLPA」以[l]歸為「舌尖邊音」,[j] 歸為「舌尖濁塞擦音」,應屬今音音變,以下同此。

    (三)改良式「TLPA」臺語音標:
    alcrit02.jpg




    比較上圖所列改良式「TLPA」臺語音標、傳統十五音與國際音標「IPA」之對應,可見所「改良」之處為[z/ts/曾]與[c/tsh/出]二者,其餘 皆同於教育部公告之「TLPA」臺語音標,而其所謂「改良」,就語言學角度觀之,實際上容易令人產生觀念混淆不清的現象:

    1. [z/ts/曾]:傳統十五音中之「曾」涵蓋中古「濁音清化」之音變,今音皆屬清音,如貳之一所論,而[z]屬濁音音標的符號,卻在『改良式「TLPA」 臺語音標』中用為「曾」之音標,豈不反其道而行。果真如其所主張,所謂『改良式「TLPA」臺語音標』既已「改良」中古以來語音變遷的事實,則應提出「清 音濁化」之論證以澄清其「改良」之意,否則,將誤導學者對臺灣閩南語古今音演變的觀念,徒增學者之困擾。

    2. [c/tsh/出]:傳統十五音中之「出」為送氣音,音節之聲調皆屬上四聲,如「送氣音」之該音節出現下四聲聲調,即屬中古以來傳承之音變,因此,「送氣 音」與「不送氣音」必須標示清楚,以利學術論證。『改良式「TLPA」臺語音標』在其他三套成對的送不送氣音皆清楚標示送氣符號[h],何以獨「厚」送氣 音「出」音不標送氣符號[h]。試觀國際音標「IPA」內容,只要是「送氣音」,必清楚標示送氣符號[h],因此,基於傳承或與國際社會接軌的理念,「白 話字」與「TLPA」臺語音標於送氣音「出」音皆標示「送氣音」之符號[h]。今既名為「改良式」,何以竟與國際社會慣例脫軌,卻又造成「送氣音」與「不 送氣音」標示不清的現象,則其所謂『改良式「TLPA」臺語音標』之「改良」,不知主旨為何?

    (四)「通用拼音乙式」臺語音標:
    alcrit03.jpg



    比較上圖所列「通用拼音乙式」臺語音標、傳統十五音與國際音標「IPA」之對應,論述如下:

    (一) 「清濁」不分:[ b ][d][g][z]等屬「濁輔音」的音標符號,表中皆用來標示今音皆屬清輔音的「清聲母」,容易造成學術論證時,清濁混淆不清的現象。

    (二)「送不送氣」不分:「送音」音與「不送氣」音依不同發音部位成對出現,
    同發音部位之成對「送不送氣」音,本來就應該以相同符號標示相同的發音部位,而以不同符號標示,來區別「送氣」與「不送氣」,以減輕教學時教師講解與學生 理解之負擔。今「通用拼音乙式」反其道而行,不但化簡為繁,「送不送氣」音皆獨立標示,絲亳未見其同部位發音之標示,又將語言學中表示送氣的符號[h], 置於「濁塞音」之上,這將造成:

    1. 造成「送氣」與「不送氣」成對出現的音韻系統標示不清的現象。
    2. 造成「濁塞音」帶有「送氣」的錯覺。
    3. 加深學者學習的困難度,無法單從「送氣」符號[h]之有無,來建立「送氣」與「不送氣」在音標與發音方法上,成套相對的認知。

    (三) 發音方法混淆不清:[r]表舌尖閃音的標音符號,表中卻用來標示傳統十五音之「入」音,而只要有稍有傳統聲韻學知識的人都應知道,漢語今音的 發音方法,不可能是「舌尖閃音」,可見其標示已造成發音方法混淆不清的現象,用之於學術論證,將徒增困擾。

    (四) 聲調標示不清:依據附錄一「通用拼音乙式」臺語音標在標示聲調時,採取標示「變調」的方式,如:

    1.「與我」之「我」音為隨前變調「輕聲」,音標為[gua7]。
    2.「伊撲我」之「我」音為一般「輕聲」,音標為[gua3]。
    3.「我去也」之「我」音可不變調,音標為[gua2]。
    4.「我去上課也」之「我」音必須變調,音標為[gua1]。

    採變調標音法,即造成單單一個「我」字,卻擁有四個字音,如此類推,每一漢字將幻化成數倍以上之語音,如此母語教育推行下來,「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暫 行綱要語文學習領域」中所規劃的「分段能力指標」之五「寫作能力」方面,連第一階段(1-3年級)的學生都達不到所提示的「熟習閩南語之漢字,能寫簡單的 話和常用的語詞。」此一教學目標。又有誰成年之后認得漢字要對應那個閩南漢音呢?像這種造成所有漢字音節與聲調分離的現象,即漢語自中古以來,「聲韻調」 三者合一的單音節觀念,在「通用拼音乙式」臺語音標教學中完全崩解。影響所及,將造成臺灣閩南語原有傳承數千年的漢音音韻系統與漢字脫離,學者從此不識漢 字為何物,想依憑語音記錄翻查語料,也將無從著手。如此斷送臺灣閩南語母語文化之傳承,莫此為甚。

    陸、結語

    比較上述四種臺灣閩南語母語教材所用音標,可知,在現代與傳統文化及國際社會接軌的理念下,音標之制訂應考慮周詳,以利學者使用。茲評述如下:

    一、「白話字」:
    「白話字」之設計保留了臺灣有史以來最早期,又最完整的先民語料,其文獻之重要性,具有語言性、文化性、國際性、學術性的重要地位。然因為現代對音標的使用具有電腦化與普遍化的要求,「白話字」必須作局部的變更與增訂。

    二、「TLPA」臺語音標:
    「TLPA」臺語音標之制訂,不但是臺灣學術界智慧之結晶,更具有政府公告的法定地位,其周延性、清晰性皆不容否定,在國際化、現代化、電腦化的前題下, 可以肯定其為臺灣閩南語母語教育,最有價值的母語教材標音工具。今以「TLPA」臺語音標取代傳統「白話字」,確有其必要性。

    三、 改良式「TLPA」臺語音標:
    至於『改良式「TLPA」臺語音標』,因其所謂「改良」之處,反而容易造成學者觀念混淆不清的現象,實不宜作為母語教材標音工具。不僅如此,其冒用已經公 告的『「TLPA」臺語音標』名稱與標記,又未提出政府同意其無償使用的證明,而其用途為教材買賣的商業行為,疑有觸法之虞,對年幼之學童而言,可能造成 「仿冒無罪」的反教育效果。

    四、 「通用拼音乙式」臺語音標:
    「通用拼音乙式」臺語音標的設計,明顯造成學術認知的混亂,學習「通用拼音乙式」臺語音標的人,在混淆不清的觀念中,不但無法傳承臺灣三百多年來語言文化 的遺產,就連本世紀初完成的「廈門音新字典」中所記載的語料,都沒有能力使用。而其一旦用在學術論證中,容易造成「雞同鴨講」的困境,姑且不論;最嚴重的 事,將使「通用拼音乙式」的學者,在漢語系的社會中,產生臺灣閩南語漢音與漢字分離,母語文化的傳承從此中斷的后果。將來,這些人將很難使用閩南語來了解 古今語言的傳承與演變,則母語教育政策中所訂定「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暫行綱要語文學習領域」,閩南語母語教育的各階段目標,勢將無法達成。可以說, 「通用拼音乙式」臺語音標的設計與使用,其目標不在推行臺灣閩南語母語教育,可說是在斷絕三百五十年來,臺灣閩南語母語文化的傳承;其目的為何,不言可 喻,學者不可不慎。

    附錄一:臺灣閩南語母語教材各式音標對照表
    alcrit04.jpg


    alcrit05.jpg


    alcrit06.jpg


    alcrit07.jpg


    alcrit08.jpg


    alcrit09.jpg

     


    alcrit10.jpg

    买什么彩票好